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幻与沉思

梦幻的羽翼飞入沉思的未来,逶迤的诗行探寻雪岭的清氛.曼舞的佳景展示五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创作摄影作品,现代诗歌 现代小说 散文 随笔 同时引入我欣赏的优秀美术作品 美文 动听的音乐 漂亮的图片 健康与养生知识 美食 时装 时尚 旅游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欢乐颂》人物谈  

2017-05-29 18:16:11|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柏川与曲筱绡的创业路相比,最大的差距不在于家境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非非马(feifeima-uk),“非非马”由影评人、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非非马主理,写戏梦人生,关注女性成长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一篇热文,傅盛先生的“认知三部曲”。尽管我不完全同意他的观点,甚至认为其不少认知与分析值得商榷,但我认同他说:

“人和人最大的差别是认知。”

认知差异会决定行动力的差异,最终也决定了结果的差异。

《欢乐颂》中的王柏川与曲筱绡,这两个同在创业的年轻人,最大的差异不在男女有别,不在于曲筱绡在一线城市上海有个土豪爹,而王柏川出身于三线城市的一个中产家庭,他们的本质差别,在于认知。

?

认知差异,造成两人不同的创业结局,乃至人生轨迹:即便遇上重大家庭变故,曲筱绡也能赚钱与婚恋两不误,牢牢挽住自己的男神赵医生;而王柏川却始终局限于“野惯了的业务员”之小格局,未能获得大发展,在小说里,最终也没能与他自高中时代就暗恋的樊胜美,他眼中的“女神”,携手走进婚姻。

然而,即便是曲筱绡这样十分机灵、有眼光的,也一样会囿于性格、出身、教育、经历等,有其认知的局限与盲点。

认知天花板的高度,决定了人生天花板的高低。

曲筱绡会比王柏川有成就,但如果冲不破认知天花板,恐怕最多也就是曲家的家业继承人,冲不破曲父的事业天花板高度。

下面,我们做具体分析。

曲筱绡与王柏川的认知差异

一、事业与生活谁价值优先

在《欢乐颂》中,曲筱绡与王柏川有几场关于生意合作的对手戏,我印象很深。

春节期间,曲筱绡年都不过,跑到国外忙着去谈生意。而那时,她被赵启平医生嫌弃没文化、太刁蛮任性给“甩了”,两人才刚演绎了一出复合“序曲”,她也还没能彻底追回赵医生,但一个业务电话,就能让她放下对赵启平的牵肠挂肚,跑到国外去忙业务。

有了业务线索和机会,她给王柏川电话,让他赶紧就一个订单去联系生产厂家拿报价,却不想王柏川的第一反应是面露难色、推三阻四:

春节期间,大家都在放假,能找谁啊?有什么,过节后再谈行吗?

?

相比于工作,他更期待的是和刚确定恋爱关系的樊胜美“谈情说爱”。

曲筱绡当即怼他:“只要可以赚钱,过年算什么?”“即便我是全世界最有资格好吃懒做的人,我也还要满世界地找生意。可你却连送上门的生意都不接?”

?

最后,王柏川是在曲筱绡的“逼迫”下,不得已地去联系厂家、询问定价。还好,成了。

五一假期,曲筱绡再飞德国谈业务,又有订单需要紧急报价。正在老家给爷爷过八十大寿的王柏川,接到曲筱绡的“催命式”工作电话,再次面露难色,他说自己正给爷爷过寿,还埋怨曲筱绡不解国情,不通人情,反复试图劝说曲筱绡宽限时间,过了法定节假日再说。

曲筱绡又怼他:“别的事情能等,做生意这事情能等吗?”“做生意这事情就是要趁热打铁,一拖拉一磨叽,就黄了。”

?

最后,曲筱绡不得已将电话打给了樊胜美,通过她来“敲打”王柏川。

迫于樊胜美的逼迫式强压——“曲筱绡是富二代,你呢,刚创业,却还没有曲筱绡努力”,“做生意的人都想赚钱,有人假期不想工作,可做的好的人,都不会在意假期工作”,“如果你只顾现在吃喝玩乐,不管我们的将来,我们就没有将来”,王柏川这才赶紧打电话联系,找到了愿意在节假日工作的厂家,拿到报价。

曲筱绡工作赚钱的动力来自于自己的DNA,而王柏川的工作动力却来自于自己爱的女人。

有了前两次与王柏川打交道的经验,曲筱绡在约王柏川谈长期合作、签订合同事宜时,直接找了樊胜美“预约”王的档期。

?

因为樊胜美的压力,王柏川一大早飞车四小时,在9点半如约赶到了曲筱绡的办公室,并跟曲筱绡这个甲方诉起了苦,言下之意,如果不是樊胜美的压力,他并不想一大早飞车四小时来跟曲筱绡开这个会——尽管抛开熟人关系不说,这本质上是一个甲方想给乙方长期订单的重要会议,他还埋怨樊胜美对他管得太死,“现在连一点娱乐时间都没有”,“就连我俩谈恋爱的时间,都被她排得满满当当的”。

?

看了这三场戏,我其实心里便对这两人的创业结局、人生走向,大体有了判断。

按年龄看,曲筱绡比王柏川要年轻不少,但曲筱绡却必然会比王柏川有更大的事业成绩。因为两人对“事业”的认知有着本质差异,对待事业与生活(婚恋)这两个重要生命主题,有着不同的价值取向。

曲筱绡是一个从骨子里热爱挣钱、视挣钱,或者说事业,为自己生命线的女人,她对“挣钱本身”有发自内心的热情,而这是成为一个好商人的前提——这里我们不做价值评判。

在对赵医生彻底沦陷之前,她就认为挣钱比爱情重要和牢靠;而即便是在对赵医生彻底“情迷”之后,她也从来不曾“意乱”,始终将挣钱(自己的事业)放在爱情的前面,也豪不隐藏地对赵医生直言:“钞票是我第一生产力,帅哥是我第二原动力。”

?
?

而王柏川呢,他本质上是个顾家的暖男,把爱人与生活,看得比事业更重要。他努力工作的第一动力,不是来自于对事业本身或者赚钱的热情,而是,为了赢得美人欢心,兑现自己许给小美的承诺——争取年内在上海交首付买房,在上海尽快有个家。樊胜美给王柏川的压力,才是他最大的前进动力。

?

在事业与婚恋/生活优先级之间的不同价值取向,导致了王柏川和曲筱绡对待工作的热情与态度,相去甚远,也导致了二人在创业过程中的行动力、面对困难的态度,都有巨大差异。

一个,为了生意可以说走就走,哪怕放下深爱的情郎;另一个,却在工作与恋爱发生冲突时,总是面露难色地先想要推延工作。

遇到工作中的困难时,一个千方百计要突破障碍实现目标,是天生的破局者和问题解决者;另一个,第一应激反应却常常是,知难而退,试图回避与绕过困难,是典型的问题回避者,总需要外部施加压力才能撬动自己的内在潜能。

日积月累,从概率来看,两人创业的结局,当然会不同。

这里,我们不对这两种价值观与认知作高下评判,毕竟,谁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只要自己快乐、不侵犯他人利益即可。

?

但对于一个创业者而言,只能说,曲筱绡比之于王柏川,可能会更容易成事儿。至少,曲筱绡有希望抵达她父母亲的事业高度。

二、眼界宽窄与眼光远近

眼界宽,能看长远、有大局意识的人,通常更拎得清,会对事业与婚恋等重要命题,有更长远的规划,对事务轻重缓急的评判与划分会更指向长效与大局。

当短期快乐/收益与长期快乐/收益发生冲突时,他们愿意推迟享受,自愿偿付快乐延迟的代价,以获得长期的、更大的收效。

曲筱绡是这种人,但王柏川却不是,或者说,认知不充分。

比如,同样是为了赢得心上人,曲筱绡为了配得起赵医生,也为了能在只认学历与文凭的客户面前抬起头,她刻苦学习、准备迎考MBA。当日的复习没完成,她焦虑地让床上的赵医生再等她一会,埋头抓紧温课。

?

王柏川呢,一整个周末与樊胜美“腻在一起”,晚上还不舍离开,试图再拉着樊胜美去吃宵夜,央求着要“和她再多呆一个小时”。还是樊胜美顾全大局,催他早点回去休息,“别孩子气”,影响下一周的工作。

曲筱绡是能把眼光放长远,看得到长期效益的人,她知道短期的快乐牺牲为的是长效的、更有价值的回报。她明白,要想从根本上“配得起”赵医生,就必须承担快感延迟的代价,苦心学习提升自己。

再比如,曲筱绡分明急不可耐一心惦着会情郎,但男闺蜜一个“告密”电话,就让她放下赵医生,跑去同父异母的哥哥曲连杰那儿上演了一出“捉奸”戏码。在她这里,相比于和男朋友欢度一个良宵,抓住难得“机会”,在父亲面前揭丑和自己争家产的哥哥,是当下更重要、也更紧迫的事儿。

因为,抓住哥哥的漏洞,这个“机遇”是稍纵即逝的。我无意赞扬曲筱绡耍计谋打击自己的哥哥,但她的确是能超越一般女人的局限——一旦碰上爱情,眼里就只剩下了爱情,看不到其它。

再看王柏川,却是为了和女友过个五一假期,甚至过一个周末,就轻易想要放弃业务机会的男人。他在很多情况下的选择,说明他更在意当下与眼前的快乐,缺乏长远的、更有大局观的人生规划。

?

即便拓展事业的第一动力来自于女朋友,如果更有大局观与长远眼光,也会懂得,放弃眼下的小快乐,真的把公司运转好了,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基础,才能彻底解决樊胜美的窘迫与困境,承担得起她的家庭负担,让她真正快乐——虽然我并不赞同樊胜美无限度地承担自己兄嫂、父母的人生,也反感她将自己与家人的人生难题强压给王柏川去解决。

事实上,安全感严重匮乏的樊胜美,自己也是一个困于贫穷思维的眼光短浅者。她看上去比王柏川好一些,比如总是会督促王柏川少些儿女情长,多些工作斗志,鞭策他更勤奋更努力,但她对安全感(以“家/房子”为符号)的极度渴望,让她的所有眼光和所谓野心,不过是落在一套上海的房子上。

?

对王柏川这样一个刚创业的年轻人,即便是通过第一年的业务赚到了第一桶金,可难道创业初期,不更该利用这第一桶金发挥杠杆效应,去积极拓展业务规模、赚更多桶金吗?但王柏川却心甘情愿局限于樊胜美的脱贫思维与保底式的安全感思维,心心念念要挣钱买房。其实,生意做成做大了,买房子无非是早三五年、晚三五年的事儿。

囿于格局和眼界,樊胜美等不得,王柏川也等不得。

曲筱绡与王柏川的认知局限

一、人生格局观的局限如前分析,王柏川的事业与人生格局一向不大,他就是热衷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那种暖男,能搞定曲筱绡和包总的订单,一年挣个几十万,这在他看来,便是可以喜滋滋向樊胜美汇报的不错战绩。

曲筱绡呢,虽比王柏川更有长远眼光,眼界更开阔,也更有大局意识,但她的人生格局终究还是小的。

?

她努力工作,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爱挣钱的天性,另一面也是在母亲的授意下,为了在父亲面前挣表现,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争家产。她固然是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尽快实现经济自立,但她到底是放不下、并且始终惦记着父母挣下的家业。听说父亲给哥哥的公司又“支援”了一千万,她大发雷霆。可真正有雄心、有大格局的人,是不太会把自己的注意力与时间分配在“争产”这样的事情上的,何况,她已明知父亲十分疼爱她,并且全力支持她创业。

她大可以拿出“争产”的心计与精力,由心态保守、封闭防御,转而积极开放,借力父亲,开疆拓土,作出更大商业成就。但曲筱绡那继承自母亲的小格局,限制了她。

在做人上,曲筱绡也显得比较分裂与矛盾,不够大气。做人是够率性而为,也有热心、仗义的一面,但却少了点平和、平正之心,少了点良善与宽和。

?

她和赵医生吵架闹分手,违章停车,一个自行车撞将上来索赔,结果,在明明自己理亏的情况下,她也还在情感处于严重危机的当口,但并不缺钱的她竟还与自行车主为了一两百块钱讨价还价半天,且态度刁蛮。

她生怕被占便宜的要强与刁蛮天性,让她看不到:做人其实可以不必如此事事精明,而她搭进去的时间和情绪,也其实远不止那一两百块钱。

但另一面,她也是随口就能答应送给自己两个女朋友一人一个名牌包的人。

对待自己的哥哥曲连杰——虽然这的确是一个让人不屑的角色,但曲筱绡不分场合在任何时候都针锋相对的态度,无疑更激化了家庭矛盾。

?

对邱莹莹这样的小人物,曲筱绡虽也有热心仗义之时,但更多却是一副高高在上、肆意揶揄打击的态度,言语态度间完全不顾场合、不考虑他人感受。

但她对安迪则是完全不同的态度。她对自己的潜在客户,也是一贯曲意逢迎,态度谄媚,甚至“没皮没脸”,以至于让坐在一旁的男朋友都“心里很不舒服”,借故离席。

曲筱绡对待人际关系的信条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关系,任何关系都需要费心经营。以利益、以爱好,以任何目的拉近关系,只要关系好了,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谈。”人际交往,她信奉以利益为动机,看似情商很高,能玩得转对她重要的人际关系,但少了真诚的情商,算真正的高情商吗?靠利益链接的关系,最终也将止于利益链的断裂。

曲筱绡做人的聪明,是街头式的,有些用,但对想做大事的人,不够用。

二、商业认知的局限

商业的天性是逐利,但要想实现逐利的目标,首先要能提供价值,不论是有价值的产品,还是有价值的服务。

要想做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企业家,或者是商人,最重要的认知是,首先做一个准确的商业定位,定位什么是值得进入的有潜力的行业;定位在这个行业里,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以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相应的资源调度与配置能力,又能在整个商业竞争系统里占据怎样的位置,是否仍具备真正核心的、甚至是垄断式/不可替代式的核心竞争力。这将决定你的产品开发战略、销售策略,也帮你预测可能会取得的成绩。

有了到位的商业认知,创业者才算是有了战略,有章法。

然而,在这一点上,王柏川与曲筱绡都有认知缺陷。

?

王柏川其实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创业者,他的角色,本质上更像是个单干的业务员。他给没有销售能力的生产商找订单接业务,帮助有生产需求的企业,找外包的生产商,他打信息不对称的差,再从中间挣个差价或者说提成。这种类似“中介”的角色,短期看,OK,但长远看,难有生命力,也难有大的发展,因为,不具备不可替代性。上下游一旦牵上线,他也很可能会被“踢开”。但这却看上去是,投入成本最小、风险最小的“盈利/生意模式”,貌似是创业起步的一种捷径。

曲筱绡在做的业务,比王柏川好一些,她到底凭借曲家实业的实力以及自己的海归优势,拿下了德国GI在中国的总代理。但是,她跟外国人拿订单,再转包给王柏川,再由王柏川找国内厂家去代工生产的做法,本质上还是属于“二道贩子”。她只是比王柏川站在了利益链条的更前端些而已。

?

王柏川苦于起点低,没资本,需要轻启动;而曲筱绡的局限则是,缺乏学识和专业视角,在美国留学多年却不学无术,年轻时只知吃喝玩乐,最后上了个野鸡大学,连英语都没学好。这样的她,不可能具备真正的商业眼光,了解社会需求的痛点,她缺乏判断风口行业的战略眼光与专业度,于是,只能在家族企业现有的基础上做一些继承与变奏。

王柏川与曲筱绡另一个共同的局限,就是捷径思维。他们认为,商业是可以走捷径的。

?

王柏川求樊胜美的邻居安迪引荐他结识包氏集团的公子包总,试图长期为包氏集团供货。在他看来,“这才是最近的捷径”。可惜,包氏集团对产品的质检要求极高,他能找到的生产商,不具备相匹配的生产能力。而具备相应生产能力的厂商,通常实力很强,自己也具备不错的销售能力,并不需要通过他去拿包氏集团的订单。

曲筱绡呢,认为所有的业务都是建立在关系基础上的。“只要关系好了,任何事情都可以谈。”所以,她对付客户,拉业务的惯用伎俩就是,吃喝玩乐好生招待,态度上取悦谄媚、献殷勤,不惜亲自接机、送机做接待——你见过马云、马化腾会如此使用自己的时间,如此去拉客户吗?

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这固然不错,待客热情周到也是必要,可正如赵医生说曲筱绡的,“不用那么上赶着”。创业叙事里,最有价值的,还是为社会与客户提供最有价值、甚至是不可替代的产品和服务,并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

曲筱绡的方式是一个很普遍的生意做法,之所以普遍,是因为其实大多数人做生意,都缺乏清晰的商业认知,核心竞争力不足,只能依赖关系。

但是,一个创业者,如果眼里看到的都是靠特殊关系、甚至不正当竞争关系和权力寻租而发财的范例,恐怕也很难安下心来,真正思考商业的核心问题。

归根结底,从长远看,商业、乃至做任何事儿,其实都无捷径可走。

说到这里,其实也已经不完全是商业认知的问题,还事关人生观——做人,你是不是个也想走捷径的人。生过走捷径的念头,就不单单会只在商业领域里冒出来。反之,一个素来不走捷径的人,也不会选择在商业上走捷径。比如,王柏川一开始租宝马来追求樊胜美,这也是一种捷径思维。

?

结语

说到底,人的认知是整体性的,这方面的认知会影响其它认知。

比如,一个人即便天性上做不到抵制走捷径的诱惑,但商业认知如果足够到位,也能有助其克服捷径思维,最后甚至有希望改善其天性,形成一个正向循环。

天性、悟性(学习)与智慧,相生共长。

而最高的境界,是对人间有大爱。有为社会、为他人创造价值的动力。真正有价值的创业、工作,都来自价值的创造。

认知的天花板决定人生的天花板。

?

而天花板的高度,其实是可以通过后天修炼来提高的。这取决于你的学习与成长动力,取决于你选择与谁为伍。

王柏川的身边站着自身认知局限也很大的樊胜美,这更局限了王柏川。对樊胜美,王柏川的态度向来是: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曲筱绡呢,她相对高的起点,野心、勤奋、高效,能让她取得一定成绩,但很难取得太大的商业成就。但她的突破希望在于,她选择站在知书知理的赵医生身边。出生于高知家庭、爱看书的他,给她买书、鞭策她读书,哈佛商学院的全套教材是有希望提高曲筱绡的商业认知的。在电视剧版里,至少从赵启平出场至今的戏份里,这个人设是最正的一个,他的医生职业让他更具慈悲济世之心,有更开阔豁达的生死观,他是可能会对曲筱绡产生很好的正面影响的。

?

人生的差异就在于认知差异所带来的选择差异。

愿我们都能尽可能推高自己的认知天花板,将人生的疆界,尽可能推得更远。

作者简介:非非马
非非马,而立之年赴英读硕,学习电影研究,曾为著名文化国企伦敦子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现自己创业从事中英文化交流。并任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微信公号:非非马
原题:欢乐颂 | 创业者曲筱绡和王柏川的认知差异与局限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